白昼落日

天上人间

狗日子

晚上回宿舍折腾新电脑,开新ID,鬼打墙一样被同样的问题反复折磨,一直弄到刚才,发现还是没办法买应用,歇了吧,洗把脸,明天再看。
喉咙又发炎了,学校附近的小诊所只给开性状不明的中成药,半点用处不顶。只有打车上市区,医院排队挂号。半天时间就消磨进去了,钱和时间用来供养一处怎么都伺候不好的器官。然而我还要买资料,背书,做题,写作文,我的时间规划总是拆东墙补西墙的穷光蛋活法。
不能再熬夜,冬天的焦虑大半是从睡不好开始的。睡吧。

重到需惊。

吹吹晚风。